这家国产芯片企业死于2019年4月

  • 日期:01-08
  • 点击:(1160)


贵州华信通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通”)官方网站的最新发展停留在2019年1月14日,这是神龙4800正式开始量产的消息。这一“最新发展”可能成为其“最终发展”。

在高调成立、疯狂挖人、产品上市和股东裁员之后,华信通在中国芯片史上留下了“龙崛起”的印记,并最终在2019年4月去世。

最近,曾被誉为“世界级合作”项目的华信通被披露将于4月底关闭。4月24日至25日,《经济观察报》记者证实了华信通母公司贵州华信集成电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信”)和桂安新区管委会新闻中心的消息。

“华信通事件并非毫无根据,但我对事件的外部层面没有权威的说法,也不能说清楚。”华信相关官员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接下来,华信通信将按照《公司法》的规定发布公告,“公司组织破产清算时,需要在规定时间内通知债权人”。

公司成立三年后,在它发布第一个芯片前不到一年,在它的第一个产品大规模生产前不到半年,为什么这家由贵州省政府和高通公司合资的芯片公司这么快就倒闭了?

“节后会有公告”

一旦进入贵州桂安新区电子信息产业园的边界,一个清晰的“高通”就可以带人们去华信通的总部。华信通及其母公司华信在同一个公园工作。标有“高通(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和贵州华信通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的办公楼已关闭且空无一人。在隔壁的办公楼里,华鑫的员工像往常一样一步一步地做他们的日常工作。

和周围的环境一样,华馨彤的第一印象是安静。公司门口的保安告诉《经济观察报》:“现在在公司工作的人很少了。去年非常忙。外国人经常参观这家公司。2019年,没有外国人来参观该公司。”

4月24日,针对该公司4月底关闭的消息,中芯相关负责人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这一消息并非毫无根据。目前,桂安新区新闻中心的人正在通过省委宣传部与省政府联系,以了解公告的口径。此外,公司将按照《公司法》的规定进行公告。

25日,桂安新区新闻中心营业部工作人员表示,华信通现在应该正在协调内部清算。新区管理委员会、高通和华信通目前正在协调这项宣布。“公告应该在劳动节之后发布。如何以及由谁来做还不确定。”

上述官员告诉《经济观察报》,虽然华信通总部设在贵州,但公司的重心在北京,高级管理团队也在北京,所以很多工作都在北京进行。至于中芯通关门的公告,具体工作计划的制定需要北京中芯和高通的共同参与,所以手续会很复杂。“事实上,对此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开公司做生意是一种商业行为。然而,由于华信通是一家合资企业,两个股东都需要讨论。从这个角度来看,高通可能有自己的考虑,我们应该尊重彼此的想法。”上述华鑫负责人表示。

根据公共信息,华信通成立于2016年1月。目前,其注册资本为38.5亿元,华信占55%,高通占45%。其中,华信是贵州省政府委托贵安新区管委会履行投资者职责的省级企业。华信通和华信的法定代表人都是康克延。

华信通成立之初,被定义为“贵州实施大数据战略的标志性工程”,并连续两年出现在贵州省政府2017年和2018年的工作报告中。2018年,贵州工作报告

上市后,华信通迅速组建了一支人才队伍。此后,华信通在北京和上海建立了研发基地。其三大基地的布局形成了全国商业地图:贵州基地主要负责芯片测试和系统开发平台测试,北京基地主要负责芯片设计、参考系统和软件开发、营销和运营,上海基地主要负责芯片设计和验证。

去年5月,华信通在多个展会上发布了其第一代服务器芯片STAR DRUG-ON。同年11月,华信通宣布该产品全面投产。为什么华信通在第一个产品大规模生产前不到半年“突然死亡”?

作为回应,《经济观察报》记者多次询问高通公司华信通关闭的原因、当前进展和下一步计划。截至发表之时,尚未收到任何答复。华信通母公司华信的相关负责人表示:这是商业行为的结果。

据SMR首席分析师顾文俊称,华信通关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从两个合作伙伴的角度来看,高通的主要业务不是服务器芯片,华信通是其技术和业务上的一次尝试。当高通总部决定关闭服务器业务时,华信通的技术来源变成了无水来源;此外,贵州不是工业发达的地区。从产业基础、经济实力和人力资源方面来看,制作服务器芯片是非常困难的。其次,从合资公司的组织结构来看,虽然注册总部在贵州,但实际研发和业务都在北京,对贵州的贡献较小,影响力也低于预期。政府领导层调整后,考虑到高通服务器的竞争力、自身业务的变化以及华信通对贵州的贡献,决定关闭该公司。”

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的许多业内人士与顾文俊的观点相同。一位长期从事集成电路行业的人士认为,高通与贵州政府的合作是为了避免反垄断,而贵州严重依赖高通的技术,因此双方的合作很容易崩溃。

“华信通失败的商业案例表明,双方在合作时还没有成熟到可以考虑的程度。”一位半导体行业内部人士表示,华信通选择了高难度系数的高性能服务器芯片,高通关闭了服务器芯片业务,贵州缺乏技术储备,计算机服务器芯片设计人员的缺乏使得合作不可能。

上述长期从事集成电路行业的人士还表示,在目前由英特尔X86主导的服务器市场中,ARM阵营最大的问题是服务器生态相对难以建立,这是一个难以突破的障碍,“就像英特尔切入手机生态一样困难。”

几家芯片合资企业踩雷

半导体行业表示,基于ARM的服务器芯片市场潜力巨大,但面临着资金、技术壁垒和生态壁垒等诸多问题。

事实上,华信通并不是第一家“踩雷”的芯片合资企业。

以辛格(成都)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辛格成都”)为例。去年10月,美国铸造公司辛格修改了成都的12英寸晶圆厂投资计划,并取消了该项目的第一阶段。

今年2月,一名自称是辛格成都工厂的前员工在微信上透露,中国辛格成都工厂的内部设备已经被逐一清理。与此同时,在辛格于2018年停止第一阶段投资后,第二阶段的FDSOI生态系统建设也停止了。

根据工商信息,辛格成都成立于2017年3月16日,注册资本为11亿美元。它属于一家中外合资有限责任公司。投资者是广发亚洲投资私人有限公司。成都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分别占51%和49%。其中,成都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的主要股东成都高新技术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是成都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财政局的子公司。

上述长期集成电路行业内部人士表示,中国地方政府

[本文由合作媒体转载,并经投资界授权。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