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信心有能力有条件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主要目标——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回应当前中国经济热点问题

  • 日期:11-29
  • 点击:(1415)


新华社北京8月16日电:中国有信心也有能力实现全年的主要经济和社会发展目标。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副主任兼国家统计局局长纪宁哲对当前中国经济热点问题作出回应

新华社记者安蓓和王宏江

中国经济现状如何?“稳定”中存在什么“变化”?如何稳定就业、金融、外贸、外国投资、投资和预期?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目标能否全年实现?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统计局局长纪宁哲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对中国经济运行中的热点问题做出了详细回应。

“稳定性”更有特色。

纪宁哲用三句话概括了当前中国经济的“稳定”:总体稳定、稳定的进步和稳定的改善。

总体稳定,反映在四个宏观经济指标的稳定表现上 增长稳定,上半年中国经济同比增长6.8%,连续12个季度稳定在6.7%至6.9%之间。就业稳定。7月份,全国城市调查的失业率为5.1%,稳定在5%左右。1月至7月,新增城市就业岗位880万个,达到年度就业增长目标的80%。价格稳定。从1月到7月,全国消费者价格指数上升了2%,处于中等范围。工业生产者的生产者价格指数稳定在4%。国际收支稳定,1月至7月经常账户保持盈余,外汇储备继续增加。 从宏观经济的主要指标来看,中国经济呈现出鲜明而稳定的特点 ”宁吉说道

在四个方面取得了稳步进展。一是供应方面继续进行结构性改革,淘汰产能的主要任务如期完成,上半年工业产能利用率达到76.7%,相当于发达国家。去杠杆化、去库存、降低成本、短板维修等。得到了有效的提升。

第二是三大战役的有序进展 通过努力,中国企业负债率持续下降,宏观杠杆率基本稳定,重大风险防控取得重大进展。扶贫资金全部到位,实施情况良好。在防治空气污染、水污染和土壤污染方面取得了显着成效。

第三,重点领域改革深化 管理服务改革取得进一步成效,企业居民办事更加便捷。国有企业改革、重点行业改革和金融金融改革继续深化。

第四,对外开放继续扩大 外商投资的市场准入将大大放宽,同时外商投资的规范化管理将得到加强。 1月至7月,进出口继续保持增长势头,外国投资较去年大幅反弹。

稳定在中等到良好,可以从四个方面来看 首先,结构很好。 服务业增速继续高于第二产业,产业结构第三次继续优化。消费增长快于投资,消费在经济发展中的基础性作用进一步加强。在工业内部,制造业的增长快于一般工业。在服务业内部,现代服务业的增长速度快于一般服务业。1月至7月,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保持30%以上的增长率,租赁和商业服务业保持10%以上的增长率

其次,好处是好的。 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增长17.2%,规模以上服务企业利润同比增长22.6% 企业效益的提高带来了财政收入的增加,从1月到7月增加了10%

第三,环境改善 前7个月,338个地级及以上城市的平均晴天数为78.8%,同比上升1.8个百分点,PM2.5浓度同比下降8.9%

第四,增加居民收入 上半年,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际增长6.6%,超过人均国内生产总值6.2%的增速。各项社会保障制度不断完善,人民满意度不断提高。

理智地看待稳定变化的复杂情况。

宁吉说,当前国际国内形势非常复杂,稳定有所变化。

变革首先表现在一个更加严峻和复杂的国际环境中。 他说,过去两年,世界经济逐步复苏,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率有所回升。 然而,自今年年初以来,情况又发生了变化。虽然美国的经济增长保持了一定的速度,但欧洲和日本的经济增长是不确定的。特别是单边主义、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抬头,国际经贸摩擦加剧,给中国经济发展带来了巨大变化。

变化也来自国家长期发展中积累的结构性矛盾。 宁吉说,今年以来,转型升级遇到了更大的矛盾和困难。在中国经济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和现代经济体系建设的过程中,原有的增长方式已经不能适应,出现了一些新的矛盾和问题。 另一方面,中国发展不平衡不足的矛盾需要加大努力加以克服。中西部地区、广大农村地区和中低收入群体的不平衡问题仍然严重,要加大解决力度。

”这就要求在有效扩大内需的同时,要有全面的经济政策来调控,充分考虑经济质量提高和效率提高的要求,确保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的范围内,高质量发展稳步推进。 ”宁吉说道

六个“稳定”概述下半年的政策重点

7月底召开的政治局会议强调要做好稳定就业、金融、外贸、外商投资、投资和预期的工作。

宁吉说,针对稳定过程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中央政府提出了六个针对性很强的“稳定”,这也代表了下半年的政策方向。

稳定的就业应该放在更突出的位置。 当前就业形势总体稳定,但受中美经贸摩擦和国内结构性矛盾突出的影响,就业面临新的压力。 “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高度融合。虽然中美经贸摩擦并没有直接反映在失业上,但我们应该采取预防措施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我们应该做好细致的工作,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支持就业。 ”宁吉说道

金融稳定是中国高度市场化的金融,对经济变化和外部影响非常敏感。 要把金融稳定放在重要位置,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控制货币总量,保持合理充足的流动性。 “目前,中国金融市场总体稳定,与金融市场密切相关的外汇市场也稳定 ”他强调道

稳定对外贸易,国际经济形势的变化,特别是中美经贸摩擦,将对中国的对外贸易产生一定的影响。 目前,中国的对外贸易持续增长,但不能掉以轻心。 要引导企业做好应对危机的准备,走向世界市场,与贸易相关国家密切沟通,进一步推动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应对中美经贸摩擦的影响,确保中国贸易的稳定发展,在国民经济发展中发挥应有的作用。

稳定外商投资,面对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我国应坚定不移地扩大对外开放,吸引外资,进一步实施一系列放宽外商投资准入的政策 不仅要引进资金,还要引进先进的技术、先进的管理经验、有效的业务渠道、人才等。应通过改善商业环境来促进投资便利化。

稳投资,当前对于中国经济非常重要。从1至7月数据看,投资增长有所下滑,既有企业投资积极性不高的原因,也有政府基础设施投资资金来源不足的问题,还有国际经贸摩擦对投资者信心的影响等因素。当前短板领域投资明显不足,要采取有效措施,把积极财政政策落到实处;进一步改善投资环境,让民营资本更多参与到基础设施建设中;推动“十三五”规划确定的165个重大项目尽快落地。

稳预期,预期是经济生活的反映,也反作用于经济生活。在目前错综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下,要坚定信心、保持定力。“我们有能力有条件做好国内经济工作,应对国际上各种可能的变化,使我国经济发展立于不败之地。”宁吉说。

积极向好基本面没有改变

当前投资、消费等指标有所波动。宁吉说,总的看波动仍在合理区间内,但在稳中有变的形势下,要更加重视这些波动,防止波动现象转化为下行态势。

他强调,当前中国经济积极向好的基本面没有改变。首先,生产要素综合比较优势没有改变,并将长期存在。

从劳动要素看,我国有9亿多劳动力资源,7亿多劳动就业者,超过1.7亿是受过高等教育或拥有专业技能的人才。“劳动要素优势这一中国最大优势没有改变,正从人口红利转变为人才红利。”宁吉说。

经过多年努力,资本要素从短缺变为宽裕;土地要素依然具有优势;科技、信息等一些新兴要素正迅速形成优势。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我国已有1亿多市场主体,能够自主生产经营投资,具有较强的应变能力;政府部门宏观经济政策工具箱充足、政策空间巨大。特别还要强调的是,我们的市场空间巨大,中等收入群体不断扩大,内需潜力很足,经济回旋余地很大。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具有丰富的应对各种危机的经验,这使得我们对中国经济的未来充满信心。”宁吉强调,在稳中有变的形势下,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有针对性采取措施,精准施策,中国完全可以克服前进中的困难和问题,有信心有能力有条件实现全年经济社会发展预期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