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上海数学》到底强在哪里

  • 日期:01-26
  • 点击:(1775)


包括36种教材、教学参考书和练习本的全套《真正上海数学》,在“进口”到英国后,最近出现在着名的法兰克福书展上。该系列教材封面印有国宝熊猫,其“原件”为上海小学教材《数学》。为什么要添加“真实”一词?翻译团队负责人、上海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初等教育系负责人黄兴锋透露,中国老字号往往以“真”或“正”开头,加上“真”,以区别于以前从上海转移到英国的教学和辅助书籍。

英国教育界将上海的数学教育经验总结为“上海掌握数学模型”。本学年也是中国中小学教科书首次系统、大规模地引入欧美发达国家的国家教育体系。那么,上海的数学教育与其他城市有什么不同呢?为什么它很强?

吸收国外数学教育的有效方法

中国上海教材的特点和优势在于教材已经使用了十多年,但质量一直在提高。黄兴锋认为,与出版社牵头编写教科书的英国等其他国家不同,上海《数学》教科书由政府牵头,上海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委托编写。选择中小学教师和研究者、大学学者等专家编写教材,并在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前组织第三方专家评审。在使用过程中,各学校的教师在教学实践中不断接受培训和反馈,并做出相应的修正和调整。因此,上海的数学教科书从编写到使用都是独特和一致的。在其他国家,许多教科书并存,每所学校都有自己的选择。例如,英国各城市和学校的教材都不一样。在英国,《真正上海数学》也是“可选”项目之一,在它自己的课程标准和系统框架下,它可以供英国所有适用的中小学参考。

事实上,《真正上海数学》本身也吸收了国外数学教育的有效方法。据了解,《数学》教材的重要编辑黄蹇宏早年曾在德国学习,并从外国数学教学方法中吸取了一些教训。黄兴锋注意到这本教科书是“中西合璧的”。例如,“数字射线”被引入一年级教科书,这在其他地方教科书中极为罕见。原因是,就像尺子上的“序列直线”一样,小学生可以直观、理智地掌握加法,并将抽象转化为可视化。在英国教师的反馈中,他们也发现了这种西方元素,并乐于接受。从拼图游戏到计算,包含许多快乐元素的英语数学教育对上海也有指导意义。黄兴锋展示了英国中小学使用的“学习工具”的照片。一套彩色积木教具可以相互拼接和插入,形成一系列数字。在动手游戏中,学生可以掌握各种数学概念,如奇数和偶数。

事实上,上海数学教师发现英语课堂上数学教具的数字化水平很高。例如,用直尺和圆规绘图时,英语教师不需要用三角直尺和圆规直接用电子直尺和圆规来制作完美的图形,而需要使用几何画板、数学图形计算器、软件设计等。帮助学生加深对分数、几何、统计等的理解。此外,教师经常使用一套扑克牌来教学,例如在卡片上打印毕达哥拉斯定理。“在提高学生成绩的同时,不要对学习失去兴趣,这一点非常重要。黄兴锋目前与英国大学出版社有着深入的联系,因为他们开发的教具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系列,适用于4-12岁的非学生。他们在上海值得互相学习。

前线教师有足够的空间玩耍。

下的数学课堂教学

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实验学校的年轻数学教师朱振环两次参加了中英数学教学交流项目。在交流中,朱振环和当地教师将上海数学教学的“小步”带到了英国。在他看来,上海的数学教学注重循序渐进,步子小但挖掘深。英国的教学跨度很大,但可能不够深。90后的大宁国际小学青年教师陈朱晖是首批参加中英数学教学交流项目的学生之一。“我们学校注重鼓励学生在课堂上问更多的问题,英国学生非常自信。”例如,《平行四边形》是小学数学图形和几何教学中的一个难点。在教室里,陈朱晖通过设计丰富而熟练的学习工具,让学生们开始摆一摆,说点什么。通过循序渐进的探究活动,鼓励学生与iPad互动操作和回答问题,同时教师通过对网络数据的统计和分析及时了解学生的学习状况,并提供有针对性的教学指导。

"《真正上海数学》在教材方面很简单,只给出了教与学的要点。"黄兴锋说,然而,这给一线教师留下了很大的发挥空间,甚至是教材的“二次开发”。

理解“学什么”和“如何学”

与外国学校教育相比,中国上海的教师可以说通过在课本和课堂上花额外的时间取得了独特的成绩。从比较中可以看出,在英国和其他国家教师“包课制”的小班模式下,特定的教师只负责一个班的所有科目的教学。他们了解班上的每个学生,并根据不同的学习水平进行分层和分组教学。在上海,采用整班教学,由几名专职数学教师授课。教学强调全班的共同进步。教师有更多的时间学习教材和方法。它还促进班级之间的教学和研究合作。

“如果说上海的数学教学实践中有一条连贯的主线,那就是自1998年以来的第二次课程改革。上海因此理解了数学中“学什么”和“如何学”这两个基本问题。课程、教学、评价和教学与研究形成了走出数学教育独特道路的合力。”上海市教委教研室主任许殿芳表示,数学课程改革的有序推进有赖于市、区、校三级教学研究机制的共同努力。课程标准研究、教材和方法分析、课题或项目研究已成为城市学校教学和研究活动的主要内容。

在华东师范大学新成立的亚洲数学教育中心,老数学教师、上海第一位教育英雄顾凌源认为,在基础数学教育的长期实践中,上海已经形成了数学教师专业发展的“上海模式”。华东师范大学数学与科学学院名誉教授表示,数十年来数学教学与研究的进步支持了基础数学教育的推进。“从逐级变式教学到行动教学研究路线,上海的数学教育正在走向‘循环演示’”到2020年,上海将主办国际数学教育大会,数学教育品牌的国际影响力不断提高。

(原标题:欧美发达国家首次系统、大规模地将中小学教科书纳入国家教育体系的优势是什么)

——